哥伦布:从伊斯兰恐惧症到美洲原住民的仇恨

克里斯托弗•哥伦布,中世纪意大利探险家、航海家,大航海时代的主要人物之一,是地理大发现的先驱者。尽管哥伦布不是第一个到达美洲的欧洲探险家,但他的航海带来了第一次欧洲与美洲的持续接触,并且开辟了后来延续几个世纪的欧洲探险和殖民海外领地的大时代,这些对现代西方国家的历史发展有着无可估量的影响。

世人熟知哥伦布横阔大西洋的壮举,但是,鲜为人知的是,哥伦布远渡重洋的一个主要原因,竟然是因为对伊斯兰的恐惧与仇恨。

欧洲白人对于伊斯兰的恐惧与仇恨,不知不觉中延伸到其他未知的族群,在殖民者探索新大陆的过程中,不同地区的原住民都因此而遭受非人待遇,甚至惨遭大规模屠杀与种族清洗。

1492年10月12日,哥伦布率领西班牙船队来到美洲新大陆。1971年,美国联邦政府通过法律,将每年10月的第二个星期一,宣布为哥伦布纪念日,全国放假一天,亦称哥伦布发现美洲纪念日。

哥伦布出生之际,正是欧洲社会敌视伊斯兰与穆斯林的最高峰。彼时的欧洲,依旧对十字军东侵取得的战绩沾沾自喜,可是,哥伦布出生不到两年,穆斯林的奥斯曼帝国征服了君士坦丁堡,十字军大败而归,这让欧洲人恼怒不已,他们对伊斯兰的仇恨与恐惧也达到新的高度。

少年时期,哥伦布就曾以学徒的身份跟随船队前往地中海经商。从那时起,哥伦布就耳濡目染了穆斯林帝国的强大,不论在地中海、爱琴海还是北非各个港口,他们都被穆斯林帝国强大的军事实力所折服,甚至惊恐不已。

后来,哥伦布又跟随船队航行至西非海域,那里的穆斯林王国更为强盛,他甚至认为基督教世界已经彻底被穆斯林帝国所包围。结束航行返回欧洲后,哥伦布便加入了西班牙军队,随军出征伊比利亚半岛,与当地穆斯林军队兵戎相争。大约6个月后,哥伦布加入远征船队,向大西洋进发。

种种迹象表明,哥伦自始至终都是一名坚定的十字军主义者。纵观其一生,他曾数次参加与穆斯林的战争,每一次,他都倍感兴奋,因为他认为与穆斯林作战属于圣战。哥伦布的船队一路西行,希望找到一个不经过穆斯林海域的新航线,在此期间,哥伦布的意图并非只是找到一个新航线,也不是为了商业利益,他们远渡重洋奔赴美洲新大陆,更多是出于对基督教信仰的热忱。

对伊斯兰的恐惧与仇恨贯穿了哥伦布的一生,奇怪的是,很少有人清楚这一事实。哥伦布抵达加勒比海岸之初,竟然将当地人误认为穆斯林,可事实上,当时的加勒比海岸,根本没有伊斯兰的痕迹。他甚至将当地人手中的武器称为泰诺人的“alfanjes”,这是一个源自阿拉伯语的西班牙单词,特指当时穆斯林士兵配备的一种兵器,该词原本出自古兰经。所谓泰诺人,是西印度群岛的一支已绝种的印第安人,哥伦布在其传记中指出,泰诺人不懂如何炼铁,也对古兰经一无所知,但是,出于对伊斯兰的仇视,哥伦布固执地将泰诺人比为穆斯林,潜意识中将他们视为仇敌。

登陆美洲大陆后,哥伦布曾经遇见一群阿芝特克族印第安原住民妇女,他惊讶地发现,这群妇女竟然也佩戴着类似穆斯林妇女的头巾,因此,他认为穆斯林船队已经早于他抵达了美洲新大陆,后来的欧洲殖民者也认定,美洲原住民已经对伊斯兰信仰有所理解与认知。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若干年后,被称为墨西哥征服者的荷南多•科尔特斯(Hernán Cortés)抵达今天的墨西哥,在那里,他发现,当地阿芝特克族妇女也有佩戴头巾的习惯,与穆斯林摩尔人妇女的头饰一模一样。科尔特斯在其回忆录中指出,在他征服墨西哥的过程中,他总共发现了400多座清真寺,他还发现,当地蒙特祖玛人的头领,也被称为“苏丹”。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这种“巧合”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哥伦布以及中世纪欧洲人对伊斯兰的敌对态度,同时也是欧洲十字军征服伊斯兰的妄想症。几个世纪以来,基督教与穆斯林之间的争战从未停歇,1453年之后,欧洲十字军节节败退,奥斯曼帝国逐渐达到军事顶峰,欧洲人对伊斯兰的仇恨与敌视也达到新的高峰。

哥伦布、科尔特斯以及当时的欧洲人,都在潜意识中将穆斯林视为最大的仇敌。在他们眼中,任何与穆斯林相似的族群,都会成为敌对势力。于是,当他们在美洲新大陆发现美洲土著原住民佩戴类似头巾的服饰时,即刻认为这些印第安人也属于穆斯林群体,随即将欧洲人对穆斯林的仇视情绪转加到印第安人身上。

我们必须正视这段历史。回顾欧洲殖民者“发现”美洲新大陆的黑暗历史,我们发现,包括哥伦布在内的欧洲人自始至终带着仇恨与敌视的态度对待美洲大陆土著居民,这也给后来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与冲突埋下伏笔,也是西半球大小争战不断的源泉。因此,我们理解美洲历史的前提,就是去理解美洲原住民的悲催境遇与黑暗历史。

欧洲殖民者不仅将十字军的好战态度带到了美洲新大陆,后来又将他们对待美洲原住民的残暴方式带到了阿富汗、叙利亚、巴基斯坦,以种族清洗的方式对待他们眼中的穆斯林敌对势力,他们甚至以印第安名次命名一系列针对穆斯林的军事行动。举例而言,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基奥瓦人侦察直升机、黑鹰直升机,都源自印第安古老部落的名称,而追杀本•拉登的行动,更是被命名为“杰罗尼莫” (Geronimo)——美国印第安人阿柏切族首领。

这些印第安名称如此嵌入针对穆斯林的战争,其实是一个历史直通线,它的源泉可以追溯到哥伦布等早期美洲大陆殖民者。我们认为,认知这些看似不同但又受约束的文化历史,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美洲历史,同时为新的团结、集体思维和行动形式奠定夯实的基础。

-----------
作者:阿兰•米哈伊尔(Alan Mikhail),耶鲁大学历史学院院长。

编辑:叶哈雅

出处:IslaamiCity

原文:Columbus’ Fear of Islam Shaped His View of Native Americans

链接:https://www.islamicity.org/79309/columbus-fear-of-islam-shaped-his-view-of-native-american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

    玄学预测2022年世界杯冠军-世界杯预选赛竞猜-2022世界杯(中国)投注网站推荐-足球世界杯买球app